登录 注册

“禁”与“放”考验政府治理水平

正月十五元宵节,笔者的家乡湖北省鄂西小城宣恩县举办了烟花秀特别活动,当晚吸引了将近20万游客,市民与游客共同近距离享受了这场绽放在眼前、令人震撼的视觉盛宴。

笔者了解到,本次元宵节所用烟花是县政府特地在烟花爆竹之乡湖南省浏阳市定制的新型环保烟花,没有采用含有重金属和硫元素的物质,达到了减少二氧化硫和其他硫化物产物的目的。而且,基本使用有机物作为可燃物,有效地减少了金属粉燃烧后产生的可吸入颗粒物。同时,本次烟花秀设置在城区贡水河畔,上游以大桥为界限,下游以文澜桥为界限,中间段为烟花秀的烟花燃放区,烟花秀开始时,由政府进行定点、集中燃放烟花。在正月十六的早上,经相关部门监测,宣恩县的大气处于轻度污染,经过下午的一场大雨洗礼后,晚上空气即转为优良。

由此看来,放烟花或不放烟花,并不只是非此即彼的对立两面,不如因地制宜,寻求各方满意的最大公约数。

做好教育和倡导工作。在春节前夕,宣传文明过节的理念,利用多种传播平台宣传禁燃限燃规定,加强对公众的安全教育,引导百姓提高守法自觉性,创造良好的社会氛围,对查处的违规案例进行曝光。

划定禁放限放的时间、区域。在城管部门的规划下,合理设置烟花爆竹的燃放区域,选择空旷地带作为燃放区,集中燃放烟花,方便老百姓观看,减轻噪声污染。由社区巡防、网格员、治安积极分子加强巡逻,维护社会秩序和公共安全。

加强技术创新。研发环保型烟花爆竹产品,鼓励使用无硫、无金属、无铅烟花或电子烟花。加大监管力度,对于不正规厂家生产的劣质烟花进行严厉打击和查处。

管控好烟花爆竹的销售

烟花爆竹与火一样,作为一种物质,本身并无好坏之分,应用场景不一样,结论自然不同。

燃放烟花爆竹之所以一度被禁止,原因在于人们在文化上认同烟花爆竹的象征意义,在同一时间段都有表达的意愿。但污染物汇聚起来,容易超过当地的环境容量,带来诸多的感官不适。

很多人对烟花爆竹念念不忘,构成了历史传统的一部分,需要得到尊重,但在新形势下又要规范。

可以考虑的一个出口是分类分区管理烟花爆竹的燃放。在春节、元宵等集中燃放时段,压实销售者责任,只能出售小型烟花爆竹,以满足大多数人的燃放愿望,单个污染物的释放量小,不至于累积成灾。特别是在主城区,限定可以燃放手持式烟花,这样既可以看到人间烟火,又保证了环境安全。至于一年中的其他零星燃放时段,污染不会聚集,可以给当事人较大的自由选择权,允许使用大型烟花爆竹。

喜爱烟花爆竹的权利不应被剥夺,但保护环境的义务也必须落实,这就要求每家每户需非常谨慎地、负责地对待燃放烟花爆竹问题。在这个过程中,销售网点是关键,发挥着源头管控作用,也有接受严格行政监督的义务,牵牢这个“牛鼻子”,就掌握了削减污染物排放总量的主动。

对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技术进步是永恒主题,在立足环保的前提下,既要为有组织燃放活动生产大型、效果震撼的烟花,也要研发绚烂的、适合个人燃放的烟花,最大程度减轻单次燃烧污染。此外,可根据市场需求,合理安排各种产品的生产量,通过供给侧改革,抑制攀比、浪费等不良行为,维护烟花爆竹的文化属性。

明确禁限放区域 依法实施精准管控

笔者所在的华北某市,今年春节期间继续执行全区域全时段常态化烟花爆竹禁燃禁放政策,但在这期间燃放烟花爆竹的现象特别是在农村地区还是比前几年多了许多。通过视频巡查和数据分析发现,个别县(市)出现大范围燃放,多个省控及乡镇空气质量监测站点数据爆表。

对于烟花爆竹管控,笔者认为当前主要存在三方面问题:

一是禁燃禁放政策模糊,该禁的区域未禁好。笔者所在市的市人大常委会立法颁布了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地方性法规,规定市中心城区高速公路合围区域内、各县(市)政府所在地的建成区及文物保护单位等特定地点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并未违反上位法要求。但是市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强烟花爆竹禁售禁放工作的通知》(2023年12月29日印发)及各县(市、区)政府关于全域全时段禁售禁燃禁放烟花爆竹的通告,作为规范性文件,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尚未正式被废止,本着“只做不说”的原则,不能像以往那样大张旗鼓地宣传。教育部门、团委、少工委等部门发出了关于“小手拉大手,文明过春节”禁放烟花爆竹倡议书,倡议非强制,加之周边省市政策不一致、网络媒体大量传播关于燃放烟花爆竹相关信息等,造成政策模糊。这导致老百姓对禁燃禁放存在抵触情绪,禁燃禁放流于形式,连有关地方性法规规定的中心城区、县城建成区等该禁的地方都未禁好。

二是非法销售烟花爆竹行为时有发生。尤其在几省交界处,有大量销售烟花爆竹的摊贩,造成烟花爆竹流入邻省;有的城乡小超市存在偷卖烟花爆竹行为,还有的通过微信群、朋友圈、快手、抖音等新型社交工具非法销售烟花爆竹。

三是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现象比比皆是。巡查发现,国省干线、县道乡道两侧物流园区、企业商铺门口、墓地区域等,存在许多燃放大量开天雷的废弃纸桶子。

燃放烟花爆竹的行为该如何管控,才能平衡好延续千年的传统文化和现实之间的压力?

笔者认为可明确禁限放区域,依法实施精准管控。建议各地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要求,及时废止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要求的关于全域全时段禁售禁燃禁放烟花爆竹的通告等“一刀切”文件。同时,严格执行有关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地方性法规,要把禁放区域切实真正管控好。在划定禁限放区域、时段时,广泛征求意见,切实做到民主决策、科学决策,确保政策颁布后能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能真正得到全面有效落实。

在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时段、区域燃放烟花爆竹的,由公安部门责令停止燃放,并严肃追究行为人应承担的相关法律责任;商铺、物流车队、工业企业等违反禁放规定的,由市场监管、城管、交通运输、生态环境等相关部门依法依规给予相应严肃处理。对典型案例要公开通报,以儆效尤。

传承传统文化与生态环保可以共赢

2月10日(正月初一)晚8时,时隔12年后,广州再次于白鹅潭重启烟花汇演。其间,广州市采取多项措施减轻烟花爆竹燃放对空气质量的影响,确保春节假期广州市空气质量每日优良,保障了“年味最广州”系列活动顺利开展。

2月11日,汕头举办春节焰火晚会。汕头市生态环境局从除夕开始加强燃放管控和落实各项大气污染防控措施,努力降低颗粒物本底值,腾出大气环境容量。通过社会各界共同努力,汕头市除夕空气质量为优,初一、初二为良。

广州的烟花汇演和汕头的焰火晚会让我们看到,采取好预防举措,传承传统文化与生态环保之间,其实是可以实现共赢的。

广州、汕头通过开展大型烟花表演,既满足增加传统年味、营造节日气氛的需求,同时也能相应降低公众自行燃放烟花爆竹的意愿。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进行燃放,保证了燃放现场的秩序、人身安全和卫生清洁,也有利于监管部门集中精力做好大气污染防控。

大型烟花表演意味着瞬时排放量更大,需要监管部门做出更周密的防控部署安排。广州、汕头提前召开专题会议部署烟花表演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工作,生态环境部门制定实施春节元宵节期间烟花爆竹燃放空气质量保障工作方案,开展预测预报。烟花表演期间落实24小时值班,提前做好预报预警。提前谋划,周密部署,落实落细各项防控措施,为烟花汇演的空气质量提供了有力保障。

烟花燃放不可避免会增加区域内的污染负荷,为把影响降到最低,广州、汕头落实辖区内烟花爆竹禁燃限放的管控措施,避免污染物累积导致本底值升高,为烟花表演腾出大气环境容量。两地把烟花爆竹管控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明确公安、应急、市场监管、生态环境、交通运输等部门及各区政府、镇街联动,做好宣传,加强巡查督导,及时发现并制止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的行为。汕头各级生态环境部门还按职责组织开展大气污染防治巡查,强化对燃煤、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等涉颗粒物排放的工业企业管控,督促有关部门加强施工工地及道路抑尘降尘工作。烟花表演期间,广州、汕头出动雾炮车、洒水清扫车等,有效抑制污染产生,同时加快清理烟花残留物,避免二次污染。

烟花爆竹的“禁”与“放”,考验的是政府的治理水平。实践证明,通过提前谋划部署、开展精细化管控、落实全方位保障,我们有能力在满足群众节日文化诉求的同时,守住良好空气质量,留住共同的佳节回忆。


来源:中国环境报 阅读量:121 |   收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