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中民新能宁夏“被”弃光,看上去很美的光伏投资结出苦果

起诉一年半后,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状告国网宁夏电力公司(下称宁夏电力)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即将开庭。

2016年8月,宁夏电力因为没有按照《可再生能源法》规定对其省内的风电和光伏发电进行全额收购,被诉至法院,要求其依法全额收购外,还应承担此前因“弃风弃光”后由煤炭发电替代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失。

起诉的因由,是国家能源局数据给出的一个现实,2015年1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宁夏合计弃风电量27.9亿千瓦时,合计弃光电量5.7亿千瓦时。而这些本应全额收购的电量与实际收购电量之间的差值,由燃煤发电量替代。

起诉状显示,宁夏电力是国家电网公司的子公司,承担着建设、经营、发展宁夏电网的任务。其作为宁夏的电网企业,按照《可再生能源法》应当全额收购其电网覆盖范围内可再生能源并网发电项目上网电量,但被告未能做到,反而以燃煤发电来替代。





1、弃光的坑


回溯到2015年,宁夏作为西部光伏发展高地,曾经吸引了各路资本的豪赌,其中就包括刚刚成立的中国民生投资有限公司。

彼时,宁夏宁东作为能源化工基地,是西电东送的重要起点。两条特高压线路都以宁夏为起点,一条是±660外送山东,另一条是±800外送浙江绍兴。这两条外送通道相当于电力高速公路,未来可以将打捆的火电、风电和光电输送到东部。

如果特高压顺利落地,光电顺利打捆上网,宁夏无疑具有了发展新能源、尤其是光伏电站最为优越的环境。

当时,国内五大发电企业无一例外在宁夏投资了光伏电站,其他各种资本林林总总算下来,宁夏境内投资光伏电站的企业竟然达到了上百家。

如今,宁夏电力无法按月完成收购,这些光伏大佬们的理想有多么宏大,眼下的苦果就有多么噎人。

宁夏光伏电站业务,是中民投旗下中民新能的重点产业。根据其官网上的愿景,公司争取在五年内投资2000亿,实现累计光伏装机容量20GW,将中民新能打造为新能源领域国内一流的民营新能源投资运营集团。

实际上,中民新能在宁夏也确实出手不凡,2015年,中民投宁夏(盐池)国家新能源综合示范区开工,建成后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单体光伏电站项目。

中民新能彼时宣称,在未来5年内,中民投计划通过自主开发与合作开发,投资1500亿到2000亿进行光伏产业运作,并制定了“三四三”的投资战略,即30%资金用于投资光伏地面站建设运营、40%资金用于投资光伏分布式建设运营、30%资金用于光伏技术的开发,打造新能源领域最大的民营投资集团。

按照《可再生能源法》规定,电网企业未按照规定完成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造成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经济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不过,在现实中,并没有一个发电企业去主张这样的诉求,也没有任何一个电网企业被处罚。在光伏电站大省,无论是内蒙古,还是甘肃,都曾经出现了风电和光伏电站不能上网,长期晒太阳的窘境。

中民新能曾有机会摆脱窘境。中民投一度与辽宁成大洽商重组中民新能,实现中民新能借壳上市。不过,这样的完美计划最终功亏一篑。

时间来到2018年,项目建设三年来并不顺遂的中民新能,又与圣阳股份展开了重组洽谈,外界也对这次重组报以乐观态度。结果,圣阳股份最终公告,因标的公司资产状况比较复杂,公司认为目前收购标的公司的条件尚不成熟,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这意味着,中民投光伏版块借壳上市的计划再次泡汤。中民新能的下一个接盘者,又将等到何年何月?




2 、菜鸟的学费


4月2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债券年度报告》,这份公告显示。

中民投自身对光伏行业也似乎有着足够清醒的认识:光伏行业的发展对政策扶持的依赖性较强,目前还没有具备脱离补贴、独立参与电源市场竞争的能力。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政府补贴政策的可持续性将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较大影响。

项目投资之初,业界对中民投的资金实力无可置疑,因为中民投的最大优势就是融资能力和娴熟的资本运作手法。

那么,中民新能唯一的短处,就是光伏电站建设并非其专长。一个仅仅成立一年的民营投资集团,没有丝毫关于光伏技术和人才的积淀,一切都依靠资本纽带来发挥作用。即:依靠资本快速切入光伏,再依靠资本手段适时抽离。

这就决定了,中民投无论体量多么庞大,实力多么雄厚,他仍然是光伏行业的菜鸟。是菜鸟,就必须交菜鸟的学费。

而这学费,就是过于笃信资本杠杆和政策环境,以至于马失前蹄。

既然无法出手,那么我们要看看,宁夏光伏电站这个烂摊子,要怎样来终局,还是回到本文开头的公益诉讼上。

对自然之友发起的诉讼,宁夏电力的代理律师认为,原告诉状中缺乏关于被告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行为的表述,环境公益诉讼针对的是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诉状缺乏立案的基本事实,也就是宁夏电力没有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那我们就不应该作为被告。

原告代理律师刘湘回应称,由于被告不作为,不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发电,按国家规定,弃风电量是用燃煤发电来替代的,而燃煤是要排放污染物的,燃煤的排放就间接等于是被告的排放行为。

刘湘说,对宁夏电力公司提起公益诉讼的目的,也是想通过电网公司把信息传递给政府,即政府应该做好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收购的保障工作,一旦胜诉,电网公司的利益受到损害,他们就会主动找到政府去想办法解决可再生能源消纳的问题。

关于本案的开庭时间,目前并无公开。但无论怎样,这将是一项旷日持久的纷争。而这场公益诉讼的最大价值,也是让公众知晓,西部地区推进光伏产业,只是“看上去很美”。

而对于中民新能等一众光伏投资的外来客,纵有环保组织替它们喊冤,却仍有难言之隐。

一则,对于光伏电站并网的阻滞,他们心存懊恼却无法排解,因为这与当地政府、国家电网公司、国家能源局等相关机构有着说不清理还乱的协调关系,有心喊冤,却无法面对众多股东的诘问。

二则,作为投资集团,中民新能的初衷并非在光伏产业上长期扎根,而是着眼于快进快出,低进高出,赚取投资利润。如今,宁夏光伏的滑铁卢,造成了首个大型投资项目的暗淡无光。

这个哑巴亏,真是吃上了。


来源:低碳工业网 阅读量:7188 |   收藏
推荐阅读